三人行

作者:李长平 日期:2019/4/1来源:云南日报 点击:362

我相信,风雨中的花朵是新鲜的。

人的一生,经历小孩、青年到老年。这3个阶段,造就了3个人:孩童时代的我,好奇顽皮,可以撒娇、耍赖,可以无知而往,有父母怀照,纵使对这个险象环生的世界充满恐惧,依然能任性胡为,有时举起天真的双眼,还真是一个无忧的净地。青年的我,冲动涉险,激情澎湃,勇往直前,举步跨壑,伸手捂伤,中流击水,浪遏飞舟。现在的我,已近知天命,站在河川,照见自己稍有沧桑的倦容,没有峰回路转的惊喜,只有宠辱不惊的淡定,我既然是一个行者,经风雨走泥泞就是必修课,前面的路,需要自己开辟,注定我是没有闲云野鹤般的洒脱了。举石上山,总比坠入箐底要好。我周围的每一座山都是一部词典,我在其中寻找词语。

三人行,必有我师焉,小时候的师是父母,青年的师是经历,老年的师是感恩。

多少人生风雨后?多少慷慨不再有?多少壮举一场梦?多少盛情一杯酒?

小时候如果谁与母亲吵架,我就会恨谁,并且整天跟着母亲与她说话,母亲心情好转后,我才会去玩。我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,一天下午肚子疼得厉害,从学校(临村的一个牛厩楼)回到家,母亲热了碗油汤饭给我吃,吃完竟好了,我打了肚子两拳,很羞愧,怕母亲认为我想吃油汤饭(当时是最好的待遇了)。母亲含泪搂着我说:"3岁看大,7岁看老。"

参加工作以后,接着就是建立家庭,成为人夫人父之后,父母头发渐白了。特别是父亲,60多岁就满头白发,"白发非有种,如何忽自生",我心中甚是凄然。当年父亲"泥鳅痧"病发,没钱去医院,我每天要烧几壶水给他烫肚子,"赤脚医生"告诉我,如果能喝点酒,寒气会散一些,病情会减轻一点,我悄悄偷了生产队的几棵甘蔗,去大队供销社换了1小瓶甘蔗渣酒。我工作后,父亲的酒就没断过。

换了十几个工作岗位到现在,我双鬓已白。我经常置身于村社农户,发展生产,改善民生,扶危济困的事又何止上千。常吟"世事浇浮后,艰难向此生;人心自不足,公道为谁平"。想想父母作为农民,平凡的一生,我也开始羡慕"直欲渔樵过此生"的平凡平淡生活。有时"长恨人心不如水,等闲平地起波澜",有时"相逢意气为君饮,系马高楼垂柳边",但"直如朱丝绳,清如玉壶冰"的秉性一固如此。

弗洛伊德认为,人格结构由本我、自我、超我3部分组成。本我代表所有驱力能量的来源。自我是自己意识的存在和觉醒。超我是人类心理功能的道德分支,它包含了我们为之努力的那些观念,以及在我们违背了自己的道德准则时所预期的惩罚(罪恶感)。

人如果脱离了人类生活的自身环境会怎样?据报道,1797年法国南部的森林里发现了一个男孩,他完全处于野生状态,不会说人话,见到人类咆哮不止。他四肢行走,行动敏捷,吃生的食物,当地农民曾几次抓住他,都被他设法逃走。

这位完全在野外状态下长大的男孩引起了一位名叫尚·马克·加斯让·伊塔尔的医生的兴趣。在随后的6年多时间里,他一直试图接近这名野男孩,并为他起名为阿韦龙·维克多。"阿韦龙男孩"回归文明社会并不愉快,他不时逃跑。他起初还经常嗥叫、咬牙,但后来逐渐地适应了同人类一起生活。直到他40岁死去时,也只学会了3个词。

本我是由一切与生俱来的本能冲动组成,是人格的一个最难接近而又极其原始的部分。它包括人类本能的性的内驱力和被压抑的倾向,其中各种本能冲动都不懂什么逻辑、道德,只受"快乐原则"的支配,盲目追求满足。

人是一个复杂的人性与兽性并存的复合体。人们往往将仁爱、慈善、友好、助人、怜悯、关爱、宽容、尊老爱幼、讲秩序守规矩等称为人性,把残忍、野蛮、横暴、贪婪、杀戮、凶恶、仇恨、憎怨等称为兽性。人性指的是一种精神上或道德上的感知,而兽性是人类的动物本能。托尔斯泰在《复活》中对人性和兽性的区别有精彩的展现:人性受精神控制,兽性受人类欲望控制,人性的精神世界可以满足,兽性的精神世界无法满足,人性有更美好善良的追求,兽性只能是欲壑难填。

自我也称自我意识或自我概念,主要是指个体对自己存在状态的认识,是个体对其社会角色进行评价的结果。在人们的经验中,察觉到自己的一切而区别于周围其他的物与人,就是自我,就是自我意识,它包括我们的躯体、生理和心理。

我是谁?庄周梦蝶是庄周变成了蝴蝶呢还是蝴蝶变成了庄周?《庄子·秋水》: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。庄子曰:"儵鱼出游从容,是鱼之乐也。"惠子曰:"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?"庄子曰:"子非我,安知我不知鱼之乐?"惠子曰:"我非子,固不知子矣;子固非鱼也,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!"庄子曰:"请循其本。子曰‘汝安知鱼乐'云者,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。我知之濠上也。"

在希腊神话中,赫拉派斯芬克斯坐在忒拜城附近的悬崖上,拦住过往的路人,用缪斯所传授的谜语问人们:"什么动物早晨用四条腿走路,中午用两条腿走路,晚上用三条腿走路?"答不正确的就被它吃掉。俄狄浦斯猜中了"人"这个谜底,斯芬克斯羞愧万分,跳崖而死。这个"人"的谜语,许多人并没有答对。其实,人就是一个谜,谁也无法确切回答我是谁?从哪里来?到哪里去?

自我意识的出现,不是意识对象或意识内容的简单转移,而是人的心理发展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,是个体社会化的结果,是人类特有的高级心理活动形式。自我意识是个体对自身的认识和对自身周围世界关系的认识,是对自己存在的觉察,是个体对自身生理、心理、社会的认识和评价,但这个评价与自己是否对等,许多人都很偏颇,有的人甚至一点儿也不知自我。

在弗洛伊德人格结构理论中,超我不仅包含道德良知部分,实际上还包括自我理想。学者唐震在其《接受与选择》一书中,对超我作了全面的阐释。他说,超我是自我发展的最高阶段,超我是孤独的我,是博爱的我,是信仰中的我,是完善的我。

超我的功能是抑制本我不被社会接受的言行,劝慰自我向善向上,努力表现成熟卓越。

我们都生活在社会中,群作为个体的高级对象,在与群这一对象的接受与选择中,个体的自我仍然继续发展并壮大,当他的接受程度大到比群的普遍的对象关系更广泛的对象世界时,个体的自我超越了当前的群的普遍自我,就上升为超我。超我追求完美,要求自我按社会可接受的方式,遵循着"道德原则"去满足和超越本我。

学习、创造和千锤百击是自我通向超我的独木桥。成功无法门,但失败一定会有所收获。

本质很重要,环境很关键。魔鬼不可能变成天使,"孟母三迁"也是有一定条件的。

本我的老师是自我控制,自我的老师是精确识别,超我的老师是踏难前行。

生命的进化从简单到复杂,从个体的人再到社会的人。读了鲁迅先生的《一件小事》之后,"小我"的概念就进入脑际挥之不去。一个人敢于拿起手术刀,在自己身上割除"病灶""毒瘤",总是让人肃然起敬的。你要做刮骨疗毒的关公,还是做讳疾忌医的齐桓公,除了心性之外,勇气也是必要的。有的人总是拿起手术刀去剔别人的优点和长处,如果我们能与"中我"相映成趣,轻松怡然,生活一定也是美好的。 说起"大我",许多人嗤之以鼻。实际上,有"大我",才有家庭,才有集体,才有有序的社会,才有国家的凝聚和强大。不愿人人成为"大我",但愿人人崇敬"大我"。

"小我"的老师是反思,"中我"的老师是防惕,"大我"的老师是谦博。

我相信,青山绿水的自我净化是不会停止的,所以这个世界保持着永远的新鲜。

三人行,必有我师焉。

李长平,1969年2月生,云南禄丰人,现在双柏县工作。多年在基层用脚步丈量山水,用心行走村寨,白天走、看、干,夜晚读、写、想,繁忙而充实。闲暇之余,一直坚持读书写作。中国作协会员,在《人民文学》、《诗刊》、《人民日报》发表过诗,在《中国青年报》、《散文选刊》上发表过散文。出版诗集《与一座山喝酒》,散文集《人生山水》。

扫描微分享

共0条评论

已关闭